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大家发高手论坛 >
第四百零五章 决意出战
发布日期:2019-09-18 03:31   来源:未知   阅读:

  由于水师的巨大差距,东藩这边拿海上的海盗舰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停留在海面上,不停的救援那些躲藏起来的海盗。

  他们一天不走,东藩就一天得保持着高强度的戒备水平,虽然战场都打扫完毕,农田里收获在即,但大量的军队和民壮不得不在海边继续戒备,并且在继续搜捕逃亡的海盗们。

  人们看着田间地头,看到那些饱满的豆粒,看着那些雪白的棉花,随时还在担心着天气变化……这个时候突然来一场台风,几天的暴风雨,那就一切全完了,半年多的心血毁在一天之内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而眼前的跳海的火人,并不叫人感觉恐惧,更没有怜悯,一丝一毫的怜悯都没有,正和那京观一样,外人看到会害怕,东藩本岛的人看了只会觉得高兴和解气。

  这些人形的野兽,所有人都明白,如果南安府军战败了,他们占领了东藩,这个美丽的岛屿上会发生什么事。

  现在他们被烧成火人,掉落在海里,象是在沸腾的锅里快被煮熟的饺子,这事有什么不好的?没有人会觉得不好,徐子先只感觉心情愉悦,唯一叫他揪心的就是小船上的人们,小船上的人也很难避免大火的吞噬,每当有小船上的人被火光吞没时,或是被投石机砸中的时候,岸上的人们,包括徐子先在内,也是发出惊呼或是痛苦的叹息声。

  到黎明时分,天色微明,海平线有明显的红光隐现时,这一场火攻战才逐渐结束。

  海面上到处是残破的战舰,最少有过五十艘战舰被烧毁了,海面上漂浮着这些战舰的残骸,到处是烧毁的船身,破损的船帆和索具,还有漂浮在海上的乱七八糟的各种器物,包括粮食包,衣物,柜子等各种物品。

  在船身毁灭之后,这些物品反而没有全部沉没,现在它们漂浮在海上,随着浪潮涌动而漂动着。

  海面上到处是尸体,有些尸体看起来黑乎乎的,明显是被烤熟了之后又淹死的,甚至有一些海盗是在船身之内被熏死的,他们干脆没跑出来,有人直接被烧成了一堆骨灰,有人则被烤成了焦炭状,看起来极为骇人。

  海面上的尸体最少过千,还有几十艘船在随波逐浪的漂浮,显然是已经被放弃了。

  更多的战舰已经逃离了,昨夜的混乱时分海盗们惊慌失措,上半夜他们还试图还击,将小船驱离赶走,后来越来越多的战船燃烧起来,于是海盗们彻底放弃,大量的舰船开始撞开着火的舰船,起锚升帆,离开这一片海面。

  到清晨时,人们踩着晨露走向海滩,看到更多的细节,有一些杂乱的物品已经被冲到岸上了,当然还有很多死状恐怖的尸体。

  小船的残骸上有着南安侯府的标识,还漆上了数字编号,很明显就是南安水师的大小哨船,也有一些小型的渔船。

  昨天夜里,南安水师以小船火攻,重创了海盗,五十多艘海盗舰船燃烧焚毁,其中不泛四五百吨的大型战舰,海盗死者过千人,光在海面上浮着的就有一千多具尸体,可能还有更多的死伤未被发现。

  岸上的损失已经是打断了海盗的背,而昨夜的火攻偷袭,则是又打折了海盗双腿,舰船不仅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工具,还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刀枪,也是他们享用成果的乐园。很多海盗上岸之后都会不自在,很多老海盗宁愿病死在船上也不愿回岸上,他们宁愿死了之后被同伙抛到海里喂鲨鱼,这种结果叫他们感觉很安宁,一想到回到陆地,被埋在土穴里,他们浑身都不自在。

  徐子先估计,昨夜逃走的舰船有近二百艘,大半是船上有水手和人员的,慌乱中他们各自逃离了。

  此后就算勉强聚集在一起也不会太多,刘旦和颜奇聚集了三万多人,三百多艘战舰,这一次能随刘旦回到吕宋的,估计不足此前的一半,他能有百来条船继续跟随就算是烧了高香,撞了大运,更大的可能就是剩下几十条船,两三千人的部下,这实力等于此前的十分之一。

  肆虐在安南,占城,暹罗,还有吕宋外海的最凶残暴戾的海盗,其地盘最少要缩水九成,商旅不一定有多安全,因为会有小股的海盗冒头,但基本上来说,此前海贸几乎被影响断绝的情形,会有极大的改善。

  这一次击败刘旦,颜奇,不仅杀其将士,还毁其舰队,可谓大获全胜,但徐子先内心并没有太多的高兴之情,昨晚的夜袭时,小船上的忠勇将士一个接一个的在爆燃物旁边,在点火之后或之前他们得抛出勾索将小船和大船固定。

  小型火船的损失其实可以忽略不计,以东藩造船场现在的能力,一天造十艘八艘这种小船不可能,但只要木料工具人员齐备,一两天造一艘这种小船还是相当容易的事。

  在泉州和福州的一些老牌子的大船场里,一天出产几艘这种小船是很正常的买卖,当然不需要加装武器,一般小型渔船就是这样的规模,可以在近海捕捞,方便实用,价格也不是很贵,几百贯钱就够买一艘了。

  令人心痛的是将士们的牺牲,徐子先看了一会之后就专注于南安水师将士的情形,他发觉有相当多的小船在靠近前就被击沉,还有一部份将士被火吞噬,有一些将士在浪花和暗影处游水,很有可能被仓皇逃窜的大舰在水中影响甚至冲撞。

  没有哪个人敢说自己一定会是幸存者,昨晚出动的南安水师应该有过千人,能有多少人活下来,徐子先自己也不知道。

  这些将士都是经过严格挑选过的强者,他们多半是漳州人或是澎湖人,原本多半就精通水性,很多人在此前都上过船,不过是行商还是打渔,他们不是毫无基础的菜鸟。

  就算如此,他们在水师中也经过了极其严格的训练,很多人都过不了关,在渔船上混几天,和在战舰上呆个把月不上岸是两回事,晕眩关,呕吐关,吃喝关

  ,过了三关后再谈别的训练,半年多时间过去,水师将士基本上都过了关,昨晚的火攻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但徐子先宁愿看到海盗舰队轻松离开,也不愿看到水师将士们如此的牺牲。

  一群文官都是面色发白,他们并不常熬夜,哪怕是在前几天大战将起和打完了仗之后,文官们多半还是步调如常,并没有太打乱自己的节奏。

  但昨夜海上杀敌的场面,太过壮烈,也太过惨烈了,很多人根本不能移开自己的眼睛,更不要说坦然回去睡觉。

  就算是方少群,向来面色不变,给人誉为泰山崩而神色不变,昨天夜里,看到无数将士驾着熊熊燃烧的小船冲撞向大船时,仍然是忍不住悚然动容。

  在方少群的人生经历中,见多了阴谋诡计,当然也见多了西北和北方的禁军将士为了抵御敌人而牺牲。

  北人刚猛,直率,勇武,这是很多人既定的印象,西北人则更加彪悍,悍不畏死,比河北人更加坚韧强悍。

  这是很多人的印象,南人文弱,江南人擅诗词也会做买卖,浙江人不下江南人,江西人福建人擅考试,这几处地方,大魏开国二百多年,进士及第者有一半以上来自这四处,擅驾舟船,擅工商贸易,擅科举考试,擅书画,诗词,本朝的很多以文名著称的官员,大儒,书画家,商人,多半都出自这几处地方。

  但方少群的眼前却是一群舍生忘死,不惧死亡,不惧烈火焚烧的文弱南人,他们在暗夜的茫茫无际的大海上,驾驶小船冲向如山般的敌舰,在烈火和海水中求生,很多人死去了,水师将士们不是没有看到有很多人丧生,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继续着冲击和焚烧的行动,一直到天色将明时,小船组成的船队才趁着最后的暗色撤离,只留下继续焚烧的大舰,还有惊慌失措的海盗。

  到最后关头,所有人已经确信,如果此时澎湖港口开出主力舰队,恐怕海盗也未必是对手了。

  刘旦等人显然也是有一样的想法,天明之后,他们也顾不得凿沉船只了,只顾着张帆离开,事实上半夜时已经有不少船在躲避攻击的时候脱离了战场,到天明之后,辰时前后已经不复见有人影活动的敌船,所有的敌舰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还在冒着浓烟,还有船体在海面上燃烧,余火未尽,残骸与人的焦尸在海面上浮沉不定,一切都尘埃落定,这一次的大战,南安侯府不仅在陆地上击败了来犯的海盗,斩首两万多级这样令人恐怖的数字,就算是在海上,南安府军孱弱的水师还用火船攻击了敌舰主力,导致几十艘海盗战舰被焚毁沉没,剩下的也仓惶逃窜。

  这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说明南安府军已经踏足海上,正如徐子先此前在陆上的成功一样,南安府军的水师一出手,就是一扫几十年间大魏水师的积弱形象,给外来的强敌好好的上了一课。

  未必有如云战舰才能与敌交战,只要有勇气和决心,还有坚如钢铁的意志,胜利不能唾手可得,胜利只能交付在勇者手中,而不是找各种借口对强敌避而不战的弱者。

  “我就奇怪一点。”徐子先看着还冒着浓烟的海面,说道:“主动出击,田恒那一伙人和刘益一鼓动,这帮家伙敢出战我不奇怪,事前我就有些担心。不过用火船法,这么纯熟老练,这又是谁的主意?”

  众人皱眉之时,徐子先笑着一摆手,说道:“多派大小哨船,出远海哨探,防止海盗们虚晃一枪再杀回来。本岛尚有几十艘小船,现在开始打扫海面,将浮尸捞起斩首后埋葬,有用的物资捞起来清点入库,无用的堆积起来烧掉。同时联络澎湖的水师,叫他们派水手过来,赶紧来,将剩下的战舰开回到澎湖港口里去,我们还不知道海盗会不会改主意,他们昨夜是被打懵了,若回过味来,他们会知道他们现在的力量,最少是在海上还是比我们强的多。”

  田恒等人手中按刀,脸上杀气充盈,眼前若不是更凶更狠的刘益,怕是一般的主将都要被这群少年牙将出身的武官给压下去。

  “先给老子行礼,再坐下说话。”刘益脸上的刀疤跳动了几下,看了一眼田恒等人,脸上却是恬淡从容,一派云淡风轻的神情。

  “我们真的要出战。”田恒等人被刘益的气势慑服,开始的气势降下去好几分,行礼之后,十来个军官哗啦啦的坐下,身上铁甲甲衣发出有力的铿锵之声。

  这些都是舰上的弩炮战兵组的武官,最少都是都头级别,有好多个和田恒一样,都是营统制或副统制级。

  水师分甲板组和战兵组,一边是水手,一边是战兵,战兵分先登战兵,那是纯粹的肉搏为主的兵种,每遇战,持长兵在舷边与敌接舷战,或是跳帮至敌舰,击败和杀光敌舰上的所有敢抵抗的敌人,抢夺敌舰,这是海战的最终极的战法。

  经过半年以上的磨合,训练,水营将士也曾多次与甲板组配合出海,基本上是掌握了在海上交战的种种技能。

  舰船上的最高指挥是舰长,二十艘战舰的舰长基本上是营统制兼任,考虑到水营武官多半是半途出家的外行,副舰长一般是用老水手来担任。

  南安水师只有四艘三百吨带八牛弩的大舰,其余战舰多半是二百吨到一百吨左右的小型战舰,冲角和尾楼,床弩或八牛弩都有,舰上人员从百多人到二三百人不等。

  四艘大舰以州名为舰名,福州号,漳州号,泉州号,建州号,这是四艘大舰的舰名,这些战舰经过长时间的修复重整,从勉强能在近海行船,到现在可以远渡重洋,费的钱财和精力也是相当的不少。

  甲板组的水手和战兵组的人也是不断的在磨合,彼此配合,熟悉彼此的工作流程,在修复战舰的同时,也曾多次出海,战兵们从对水手的轻视到尊重,水手们也是逐渐接受了为战兵打下手,战时为从,平时为主的角色定位。

  舰上的生态圈其实相当复杂,舰长,副舰,大副,二副,还有帆索长,甲板长等五长五官,从熟悉到融合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之后,光是克服无时不在的眩晕,能够站立,说话,进食,这就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其实没有哪个海边的人上船就直接不晕,都是从晕眩呕吐这一关熬过来的,没有什么密技,就是一个熬字而已。

  熬过晕船这一关,再到能在舰上训练,交战,跳帮,战兵们娴熟的使用兵器杀敌的训练,也是令水手们眼前一亮。

  而战兵们对水手们的辛苦也有所了解,不停的在暴雨和大风中与风雨搏斗,爬上主桅砍断帆索,稍有不慎就会掉落到狂暴的大海中,没有生还的可能。

  他们分为几组,航行时轮流睡觉,每个吊床每人拥有四个时辰,到时间后换班,别人上来继续睡觉。

  “我们已经配合训练超过半年,如果贼众攻岛,我等不趁隙而出,围我澎湖的水师都撤走了,可见战事紧张,我等再不出击,且待何时。”田恒铁青着脸,看都不看坐在正中的水师都统制任忠,尽管对方在名义上还是水师的都统制,但众所周知,南安侯留用任忠,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任家有不少杰出的子弟,这些年水师破败,任家的人都不怎么在水师任职了,留下任忠之后,这几个月来陆续有不少任家子弟到南洋水师来投军任职,在田恒等人看来,任忠存在的意义也就是如此了。

  刘益眯着眼,看着众人道:“我也知道水师已经象个样子了,不过君侯叫我们不要轻出,以保全舰船为最为要紧之事。舰船在,我们就立下大功,将来林家等各家会在年前陆续交付十来艘船,明年东藩能造舰,最多两年到三年,百艘战舰也不是难事,你们现在要出去和敌人拼,损兵折将怎办,折损战船怎办?若得军令,全军战殁也没得话说,未得军令,擅自出战,一旦失败,后果你们想过吗?”

  “后果无非是一死。”田恒盯着刘益道:“我等身受君侯大恩,家人都受照顾,等若再造。若战而失利,军法处置,绝无怨言。若真的出战大不利,以致失败,我腰间有倭人的小刀,到时候我以锋锐刺颈,向君侯谢罪,向水师将士谢罪,不必刘都统制出头交代。”

  随田恒进来的诸将多是青年,有多人还未满二十,越是年轻的将领,便越是悍不畏死,他们从十六七随徐子先,先训练,后成军,多次与敌交战,手头已经多有人命,说话间都有一股凶悍气息。

  若是一般的将领,怕是震不住这些后生,刘益却还是歪斜着身子,只是对田恒笑骂道:“入你娘的,你当初和老子学刀术时,一口一个老师,现在当了营统制,就冲老子横眉立目,要反了吗?”

  田恒眼中锐气却是依旧,看着刘益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敬刘都统制为师为父,这辈子也不会改,但君侯是我等的主上,待我等的恩遇,远在师父之上。况且师父你也是都统制,受恩深重,现在战局有变化,难道我们就真的缩在澎湖,坐着等结果吗?”

  其实不仅是少壮武官,连同刘益在内,也是一样的想法,只是刘益身为军都统制,负责的是两千多水师官兵的安危,还有二十艘战舰的安危。

  南安水师,一共就是这么点家底,船看似不少,修补好船就拆了不少老旧破船,还有大量的大小哨船,用来捕鱼,送信,在海上交通,这些还好,紧急时也能运送人员物资,但当不得大用,更不要说在海上与强敌交战,那些最多坐三五十人,低矮破旧的小船是无用的。

  就要造大舰,冲角尾楼八牛弩投石机俱全,载运百人以上的战兵于舰上,这样的船才能称的上是战舰,在海战中能与敌争锋。

  南安水师合格的战舰拢共就二十艘,毁一船便少一船,所以战前徐子先虽在病中,犹是派人到澎湖本岛来送信,严令水营不得擅自出战,所有船只停泊在港内,水师将士和澎湖厢军,民壮,加起来近万人,加上地势险峻,守卫容易,配合床弩等远程兵器,足可令海盗崩牙,而放弃攻击澎湖。

  战事演化也正是如此,十天前陆续有海盗船至澎湖外海,然后逐渐舰船云集,数量达到三百艘左右。

  根据船只和船上的人员数量,很容易判断出海盗数量在三万人以上,不会超过很多。

  这当然是罕见的强敌,这些海盗都是悍匪巨盗,成年累月抢掠杀人,和岐山盗那种家门前的土寇完全不同。

  水师全军戒备,澎湖民壮在港口筑长垒,立箭楼城堡,整个本岛俱在戒备之中,连续几天,海盗船云集在外,有不少附岛都上了强盗,好在事前准备充份,并没有百姓留在那些大小岛屿上,吃食什么的也都带走了,海盗们在小岛上一无所获,为了泄恨烧了一些房舍,每天都能看到天空的滚滚烟尘。

  再下来便是大量的海盗船离开,只有几十艘船和三四千人的海盗留在澎湖本岛的港口外。

  再其后,连看守在澎湖外遍的海盗也被调走了,刘益等人都是打老了仗的,如何不知道是战局起了变化?

  只是这变化是好还是坏,现在还一无所知,刘益派了小哨船偷偷出港哨探,哨探人员也就只能到海盗船队的外围窥探,结果只发现海盗主力都在南安外海,并无其它动静,亦未听到喊杀之声,到底发生了何事,没有办法侦查知道。

  眼见众人求战心切,刘益端坐,对众人正色道:“就算如此,君侯以水师托付于我,若浪战损失,又当如何?我不惧军法,了不起和你田恒学,自己刺颈谢罪,可是我们的性命,能抵的过战舰么?”

  田恒思索片刻,抱拳道:“都统制容禀,职下窃以为,水师战舰虽贵重,最贵者还是全师将士。若大战就在几十里外,我等却畏怯不敢出,则水师气沮,数年内可能没有出战的机会,将士光是苦训,不得实战,有什么用处?这一仗若我水师官兵得实战机会,纵有损失,也是得过于失。宝刀之所以宝贵,是在于其能上阵杀敌,是锋锐利器。水师再贵重,其意义也是在海上争雄,否则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比谁的船多谁就赢吗?”

  “有道理,这一下你说服我了!”刘益霍然起身,徘徊片刻,终下决断道:“传令全军将士,准备登船出港,与敌交战。”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大主宰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小说大魏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淡墨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墨青衫并收藏大魏王侯最新章节。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Power by DedeCms